<br>话说郭襄在寻找杨过途中遇上伊克西三名恶徒,心性单纯的郭襄一时不察,着了米亮的勾魂大法而迷失了本性惨遭伊克西三名恶徒的蹂躏……。<br>“你是武林第一美女黄蓉的小女儿,对吗”<br>米亮紧盯着郭襄的眼睛,声音异常的柔和中似乎还带着一种金属的磁性。<br>“是的。”<br>郭襄傻傻的应到,粉嫩的俏脸似涂了层胭脂般白里透红。一双水淋淋的杏核眼,呆滞中又闪烁着异样的光芒。<br>“你的容貌像你母亲一样美丽,对吗”<br>“是的。”<br>“你的双乳丰满挺拔,腰肢柔软纤细,玉腿圆润修长,对吗”<br>“是的。”<br>“如此美的身材被衣服挡住,实在太可惜了,对吗”<br>“是的。”<br>郭襄的俏脸微微向上扬起,显出一副骄傲的神色。<br>“你还不把讨厌的衣服除去。”<br>戏花蜂米亮嘴角闪过一丝淫笑。<br>“是啊,这些衣服真的很讨厌。”<br>郭襄痴痴的自言自语,抬起玉手,缓缓的解开胸下的钮扣,脱去了紫红的春衫,露出了里面杏黄色的肚兜儿。<br>此时,一旁的伊克西眼珠滴熘乱转,心下思量;<br>“我是否要出手阻止呢如不出手,将来一旦为郭靖、黄蓉知道,焉有活命之理。可这小妞儿粉嘟嘟,娇艳妩媚,还真想看看她赤裸裸的模样儿。”<br>略一沉吟,他计上心头。于是高声喝道:<br>“郭二姑娘你停,周老爷子,黄帮主他们在喊你呢。”<br>郭襄闻言头也未回,木然应到。<br>“你胡说,他们早就下山了。”<br>伊克西疑虑顿消,色心大起,笑淫淫的凑上前。<br>“郭二姑娘,你的胸脯平平的还没发育好,比小龙女可差远了。”<br>“哼”<br>郭襄樱桃小嘴嘟的老高,俏脸儿涨的彤红。<br>“才不是呢,我的胸脯比她的好看。”<br>伊克西看到小郭襄那娇嗔婉转的样儿,骨头都快酥了。<br>“我不信,除非你把肚兜儿脱了,让我比比看谁的更好看些。”<br>话音未落,郭襄已迫不及待的扯掉了肚兜儿,她虽然已中了米亮的勾魂大法,但潜意识里绝不容许别人夸奖小龙女。<br>伊克西紧盯着郭襄那对高耸挺的玉乳,眼珠凸出的险些掉下来。他吃力的咽了口唾 .<br>“看起来还可以,不过不知弹性如何,过来让我摸摸看。”<br>郭襄顺从的走上前,将酥胸挺了挺,乳头那两点胭红快要碰到伊克西的鼻子了。<br>伊克西大施碌山之爪,老实不客气的向郭襄当胸抓去。一团滑如凝脂,柔软中略带弹性的嫩肉握在手中,伊克西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胯下一片冰凉,竟就此射了。<br>郭襄处女的乳房第一次被男人握住,心中酥痒难当,羞的粉面含春,身子软软的靠在伊克西肩上。一旁的萧湘子再也忍耐不住了,长身而起,来到近前。<br>“郭二小姐,你的屁股一定比小龙女的更美,让我比比看好吗”<br>“好啊!好啊!”<br>郭襄听到有人称赞她比小龙女美,不由得芳心窃喜,忙不迭的要除去长裤,但伊克西粗大的手掌不停的揉搓捏弄着她的玉乳,搞的她筋酥骨软,竟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br>但是她绝不愿意放弃任何超过小龙女的机会,于是粉脸儿微侧,媚眼如丝,软语央求着。<br>“萧伯伯伊伯伯弄的人家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你帮我脱掉裤子好吗”<br>只听哧哧声响,萧湘子几把就扯烂了郭襄的绿绸长裤,这一来,郭襄少女的侗体再无一丝障碍。赤裸裸的呈现在三个色迷迷的男人面前。<br>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上面一对赢弱俊挺的玉乳正被伊克西的魔爪任意的搓圆捏扁着。下面浑圆白嫩的丰臀和珠润修长的玉腿却由萧湘子肆意的摩挲。<br>“嗯,唔”<br>郭襄处女的身体初次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心中似有千万只蚂蚁爬动,快感浪涛般一次次在头脑里激荡。口中渐渐胡言乱语起来。<br>“啊,不要,萧伯伯,说好只看看的,你怎么可以舔人家的屁眼儿呢你真坏,唔!”<br>“嗯,伊伯伯,你捏的人家好舒服呦。襄儿的乳头好涨,你快吸吸看是不是要出奶了。”<br>“呵呵,”<br>伊克西狂笑着,看见北侠郭靖的女儿被自己玩弄的快要浪出水来,心下不禁涌出一阵报复似的快感。<br>“你一个女孩儿家,那儿来的奶。不过,你的奶子我玩厌了,现在我要玩弄你的小穴,快抬起腿来。”<br>郭襄顺从的抬起一支粉腿,伊克西蹲下身子,握住郭襄纤细的足踝用力举高,露出了下体粉嫩的花瓣儿。<br>疏疏落落的几根阴毛长在微微突起的阴户上,粉嘟嘟的阴唇略向外翻着。<br>毛的漆黑 肉的粉红交映出一股淫靡的味道。伊克西不禁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粉嫩的肉儿竟也随着微微抽搐了一下,一股晶莹的液体缓缓从肉缝里渗了出来。<br>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从裤里掏出涨的像铁棒一样的肉棍,上前便要插入郭襄的阴户里。<br>“不要啊。”<br>似已陷入迷乱的郭襄突然拼命用手护着下阴,大声喊到:<br>“不要,伊伯伯,我还是个处女,我的贞操只能献给杨大哥,求求你了,你怎么玩我都可以,别破了我的身子好吗”<br>伊克西待不理她,自顾握着肉棍往里插,但郭襄拼死躲闪推挡,直累的伊克西一头大汗竟未能如愿。<br>他只得作罢,靠在一边的石头上,唿唿喘着粗气,手里仍握着郭襄的足踝不肯放开。这时萧湘子已由郭襄的粉臀吻到纤腰,由纤腰吻到玉颈,一支手从后绕到前面揉捏着郭襄两只玉乳,另一支手压在郭襄的玉手上,用力搓弄着她的阴户。<br>郭襄一支玉腿被伊克西抓着,抬也不是,放也不是。乳房和阴户被萧湘子肆意摆弄着,一股股淫水不自禁涌出阴唇,顺着玉腿缓缓流淌下来。<br>此刻郭襄叫着:“萧伯伯不要再摸襄儿了,襄儿受不了。”<br>郭襄话一说完整个人就瘫痪不省人事,此刻伊克西见郭襄昏迷不醒,立即把握时机握着肉棍往郭襄的处女穴里狂插起来。<br>一阵肉体撕裂的痛楚,把昏迷不醒的郭襄给痛醒过来,醒过来的郭襄一见伊克西趴在自己身体上狂插,哭叫着:伊伯伯不要啊!襄儿的穴是要留给杨大哥的。<br>郭襄一边哭泣着叫着一边扭动着腰,试图摆脱伊克西的抽插,但是越是扭动心头却是阵阵舒麻起来,哭叫的声音也渐渐的消失了,取代的声音却是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br>“伊伯伯襄儿的穴好奇怪,襄儿的花心被伊伯伯插的好爽,伊伯伯襄儿受不了,襄儿快丢了,襄儿啊……啊……啊……啊……”<br>此刻的伊克西被郭襄淫声浪语叫着舒坦不以也叫着:“好襄儿伊伯伯要丢了。”<br>一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花心。<br>郭襄也叫着:“伊伯伯襄儿也要丢了。”<br>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阴精与伊克西射出的浓精的冲激下,两人双双瘫软的下来。<br>一旁受不了的萧湘子也急着说着:“好襄儿萧伯伯快受不了,快替萧伯伯消消火吧!”<br>郭襄回答道:“萧伯伯襄儿的穴还胀痛着让襄儿的穴休息一下,待襄儿的穴好一点再让萧伯伯玩襄儿的小穴好吗,襄儿先用襄儿的小嘴替萧伯伯消消火好吗”<br>话一说完郭襄一把抓起萧湘子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阴茎套弄的起来,小嘴更是含着吞吐着萧湘子的大阴茎。<br>口齿不清的说着:“萧伯伯你的阳具好大襄儿的小嘴都快被你的阳具撑裂了。”<br>郭襄一边说着一边口手不停的套弄着萧湘子的大阴茎。<br>此刻的萧湘子心头一阵快感说着:“好襄儿萧伯伯快要丢了。”<br>萧湘子一把抓着郭襄的头狂顶,一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小嘴里。郭襄一边吞着精液一边喘着说着:<br>“萧伯伯你的精液好浓好好喝,襄儿差点喘不过气来。”<br>话一说完郭襄继续舔着阳具上残余的精液,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阴核,娇喘着说着:“萧伯伯襄儿的小穴好痒你不是要玩襄儿的小穴吗”<br>萧湘子回答道:“好襄儿,萧伯伯现在不行了,去找别的伯伯吧!”<br>一旁的米亮回答道:“好襄儿,你没看到米伯伯在等你小穴吗”<br>郭襄回头一看米亮手握着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阴茎不断的套弄,立即飞奔到米亮的怀抱里,提起臀部对准米亮的阳具一把坐下来,口中并叫着:“喔!米伯伯,襄儿的小穴被米伯伯插的好爽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襄儿的花心被插的好爽,米伯伯襄儿受不了,襄儿快丢了,襄儿啊……啊……啊……啊……”<br>此刻的米亮被郭襄淫声浪语叫着舒坦不己,也叫着:“好襄儿米伯伯要丢了。”<br>一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花心,郭襄也叫着:“米伯伯,襄儿也要丢了。”<br>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阴精与米亮射出的浓精的冲激下,两人双双瘫软的下来。<br>一夜激情后的郭襄缓缓的醒过来,已看不到米亮三人小穴中所残留的精液顺着腿边流了下来。<br>郭襄回味着昨日的激情走到河边清洗着被插的红肿的小穴不禁一阵快感,正当再次自慰时,清凉的河水清醒了脑袋,才想起到少林寺去找杨过,于是急忙穿着衣裤继续往少林寺方向前进。<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