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八章嫁入魂族<br>近几年,斗气大陆风起云涌,皆因上古淫宗复出,带来了奇门药散。而且各<br>淫宗弟子与长老活跃在大陆的各个角落,祸害着各地有名的美人,搞得人心惶惶。<br>古族,古界。<br>一向稳重平和的古族族长古元,此刻却是暴怒如雷,狂暴的斗气旋直接炸开<br>了一处宫殿,愤怒的吼声传出好几里:「可恶的魂族!竟然逼迫薰儿下嫁给他们,<br>无耻!」<br>古元从未如此失态过,古族的长老会也是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萧薰儿是<br>难得一见的神品血脉,是古族未来的希望,而古族与魂族世代不和,古族一向不<br>耻于魂族的作风,怎能与他们联姻。<br>况且这样的抢人逼婚,简直是直接打古族的脸。古元紧握着拳头,面色凝重,<br>无论是父亲,还是身为远古世家的族长,此事,都不能忍!<br>「族长,攻打魂族,此事需从长计议啊,哪一个远古世家底蕴会差呢,而且<br>魂族目前与我们实力相当啊,恕我直言,我们不敢言胜。」<br>听闻一位长老进言,长老会的二长老站起来说道:「古茂长老,你的话是没<br>错,可是婚期将近了呢,此次魂族公开挑衅,必有一战,无可避免,我们只需抓<br>紧时间准备便是,要在婚典开始之前行动,免得各方势力看我们的笑话。」<br>「痛斥魂族无耻之举,联合各方势力,将他们连根拔起吧!」三长老也站了<br>起来。<br>众人一番争论,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联合所有有所交好以及记恨魂殿的势<br>力,战!<br>散会之后,各部执行其职,古元独自留在大厅里,斗气涌动,眼眸中流转着<br>深深的担忧,思索一会儿之后,才一个闪身冲出古界,前往了天府联盟。<br>淫宗总部,身影虚淡的魂天帝背负双手,站在淫宗宗主阳天南的身前,两人<br>已经对视良久。<br>「魂天帝族长,你的要求我倒是接受,但是我宗灭宗之战后,就只剩下了七<br>份『封圣散』,前些日子又是被盗走一份,剩下的六份堪称惊世魁宝,你要我一<br>下子拿出三份给你,这代价十分巨大啊。而且,当年那一场战斗,魂族也有所参<br>与吧。」<br>阳天南出关之后,已经成为当今淫宗的第三位斗圣强者,面对无一丝波动的<br>魂天帝,他倒也不畏惧。<br>「阳宗主,当年我族可是暗中救了你们不少人呢。」魂天帝淡淡道。<br>「你们也盗去了不少淫宗功法。」<br>「哈哈,我万魂养魂,不久之后便可登临极尽,我们合作,大破古族,魂族<br>再无敌手,那时,淫宗可是第一功臣啊!」魂天帝没有张嘴,可是阳天南耳边的<br>声音却越来越大,宏亮如种。<br>「九星…九星斗圣!」深深的恐惧映照在识海,阳天南瞬间满头大汗。<br>「与我合作,我成帝之后,这世上的任何女子,你们淫宗都可以随便取用,<br>不用担心任何人的报复!」<br>魂天帝留下这最后一句话,然后消散在了这大殿中,只留下颤颤巍巍的阳天<br>南。<br>复出的这几年来,淫宗恢复得极为迅速,算上刚刚突破的阳天南,和最近回<br>归的梦魔圣,能够镇守淫宗本部的已经有四位斗圣,近十位斗尊。<br>这等实力,放眼整个大陆,配合着护宗大阵,只要不是从前那样全大陆来围<br>剿,那即使是远古世家来攻打,也得付出一定代价。可是面对一位九星斗圣而言,<br>那残破得无以复加的帝阵,简直是纸煳的一般,不堪一击。<br>缓缓回神的阳天南叹了一口气,终于是同意了之前魂天帝提出的一切。<br>各路请柬已经发出去一个月了,还有半月,就是萧薰儿和魂厉的婚礼,此刻,<br>萧薰儿正在魂厉胯下,温顺的舔舐着魂厉狰狞的肉棒。<br>她的身后,魂玉正扶着高翘浑圆的臀部,干着萧薰儿水淋淋的后庭。<br>「薰奴,再过半个月,你的父亲和你的老相好,就要来观摩你的婚礼了哟,<br>开不开心」<br>「唔…开心…嗯…啊…咻咻…」萧薰儿回答完之后,立马不舍的含住了肉棒,<br>又吮吸起来。<br>「是不是听到你心爱的情人将要看到你被操,就兴奋了呀,吸得这么卖力」<br>魂厉拉扯着萧薰儿的头发。<br>「啊…不是…不是呢…薰奴才不爱他…唔…嗯…薰奴…只爱老公你…啊…还<br>有主人…啊…主人轻一点…别惩罚薰儿了…哦…」<br>「贱货啊,以前还用火烧老公呢。」<br>「哦…薰儿错了…嗯…啊…薰奴那时不懂事…那时薰奴就该趴下来…给老公<br>操的…哦…老公…快用大鸡吧惩罚薰儿吧…惩罚…薰儿的贱穴…」萧薰儿手指抠<br>弄着自己的蜜穴,渴求着。<br>这样的对话,一个月来已经进行了无数次了,萧薰儿彻彻底底的崩溃成痴女,<br>臣服在了昔日不屑一顾的敌手胯下,终日淫乱生活,已经和不下五十位魂族人发<br>生过关系了。<br>日子就这样过着,魂族有些身份的年青一代,都渐渐慕名而来,想要一品这<br>个昔日高高在上的大陆第一神女。<br>「魂息哥哥…你又来了…快来干死薰奴吧…」萧薰儿趴在床沿,摇晃着屁股,<br>脖子上套着一根铁链。<br>「小母狗,太骚了吧,真是好想一直干你啊!」<br>「汪…汪…快来插死小母狗…啊…我是骚货…干死我那…嗯…啊…肉棒…啊<br>…好爽…人家也想…想一直被你干啊…嗯…啊…」萧薰儿骑在魂息身上,忘情的<br>起伏着。<br>萧薰儿无法离开肉棒带给她的快感,虽然不知道这是上过自己的第几个魂族<br>中人,但她深深的感觉到幸福,这才是自己一生的追求。<br>婚典前一天,大雾弥漫于魂界入口的所在地,无数强横的斗气潜行于此。<br>为首的中年男子器宇轩昂,出手的斗气浑厚无比,形成了一股股斗气潮汐,<br>这是高阶斗圣才有的手段。<br>虚空轰轰作响,魂界门户被庞大的生生撕开,一个略显阴暗的小世界与大陆<br>连接到一起。<br>「救出薰儿,魂族人等,杀,一个不留!」<br>留下一句话后,中年男子率先冲了进去,随后,无数气息暴涌,密密麻麻的<br>身影冲进了魂界。<br>不久之后,魂界各处,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四处火光冲天,中心大殿处,更<br>是爆发着让整片魂界都在震动的狂暴能量。<br>「魂天帝,你真是远古八族的败类,交出我的女儿!」古元话语间不停的勐<br>攻。<br>魂天帝面无表情,一直处于被动防御,待古元的攻势稍微减弱,才露出一丝<br>微笑。<br>见到魂天帝的变化,结合刚刚魂天帝在自己全力攻击下自如的样子,古元心<br>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难道他突破了<br>强烈的危机瞬间爆发,魂天帝体内爆发出一道凌厉的斗气,袭向古元。<br>「你竟然突破到九星斗圣了!」古元大惊,多年以来,自己和魂天帝势均力<br>敌,才是古族与魂族同为最强族的根本所在。<br>魂天帝瞥了古元一眼,满意的说道:「这么多灵魂体,要是我还不能突破,<br>那不就是个废物。」<br>「你果然还是这么做了!」<br>「要不是你们阻挠,我只得暗中进行的话,我早就突破了,老混蛋!」魂天<br>帝似有怒意,但语气还是淡淡的。<br>古元深吸一口气,将战力飙升到极致,严肃的说道:「魂天帝,你即便突破<br>了又怎么样,不成斗帝,始终还是凡人,这次我联合的势力超出你的想象,高阶<br>斗圣也有好几位,你有信心在我们的联手攻击之下胜出吗把我女儿还给我,我<br>们就会退去。」<br>「哈哈哈哈。」魂天帝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森森的笑道:「古元啊,<br>你还真是悲哀呢,告诉你吧,我早有准备,你们来犯的势力,都会全军覆没。最<br>后,你要你女儿是吧,好啊,让你见她一面,看她肯不肯跟你走吧。」<br>古元眉头紧锁,疑惑的看着魂天帝。<br>无视古元的目光,魂天帝抬手一震,裂开一条空间通道,直通魂厉所在的房<br>间,展现出让古元目眦欲裂的场景。<br>萧薰儿一丝不挂的骑跨在魂厉的身上,扶着他的肩膀,欢快的扭动着腰肢,<br>用下体吞吐着魂厉的肉棒,表情崩坏至极。<br>「薰儿!啊!魂天帝你这个混蛋!」古元怒喝,完全失去了理智。<br>「可不关我事啊,我是事后才知道,而且,是你那淫荡的女儿主动缠上魂厉<br>的吧。」魂天帝表示无辜。<br>古元再也不多说,冲向空间隧道,速度快到极致。而魂天帝早有防备,手掌<br>一握,那条隧道扭曲破碎,冲进去部分的古元跌落出来,被空间粉碎的力量炸得<br>浑身是血。<br>魂天帝得意的打量着气息混乱的古元,露出笑意:「关心则乱啊,没想到这<br>么轻松就重创了你。」<br>古元好歹是远古级的强者,此刻虽然心中又怒又痛,但也冷静了下来,恢复<br>了往日的稳重。<br>他不说话,死死的定住魂天帝,迅速的调集着本源斗气,紧张的与魂天帝对<br>峙,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气息已经被魂天帝锁定了。<br>「古元,你暂时还不会死的,你还要见证你女儿的婚礼呢。」<br>古元最后只听到魂天帝戏谑的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便被那突如其来的狂暴<br>能量所淹没,那是斗圣的极致力量,属于大陆唯一的九星斗圣。<br>战场的另一处,号称古族三仙的三位六星斗圣身中奇药「封圣散」,一时斗<br>气运转不畅,被四名魂族斗圣全力轰击,爆碎在空中。<br>之后,这四名高阶斗圣四处驰援,改变了多处战局。而联盟这边,冰河谷等<br>势力突然叛变,对身旁的盟友发动了致命的偷袭。<br>大战到最后,魂界被打毁了一半,但是古族所联合的人马损失殆尽,眼看就<br>要全军覆没。<br>魂界深处,已经身为斗圣的萧炎寻到萧薰儿所在,同样是瞬间狂暴起来,眼<br>看着就要格杀魂厉。<br>这时,一道凌厉的身影挡开萧炎,冷冷与他对峙。<br>魂玉,三星斗圣。<br>「怎么会!」<br>「怎么会修炼得这么快是吧,你以为只有你是天才,这么年轻就突破为斗圣<br>别人都不行么,笑话。」魂玉嘲讽着暴怒的萧炎,然后瞥了萧薰儿关切在受伤的<br>魂厉身旁的萧薰儿一眼,继续说道:「不过呢,我的突飞勐进,还是多亏了你的<br>小女友呢,神品血脉知道吧,斗圣之前都不稳固的,和她的贱穴一样,操着操着<br>就松了,然后我就不小心吸收了她血液里的灵性呗,我现在叫帝品血脉也不为过。」<br>「啊!」萧炎再也听不下去,手中几种异火迅速扭曲在一起,形成火莲,就<br>向着魂玉按去。<br>魂玉也不甘示弱,施展出最强的斗技,两人于惊人的能量漩涡中厮杀在一起。<br>不知道打了多久,两人都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却还是分不出胜负。这时<br>一道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笼罩了力竭的萧炎,使他无法动弹,被魂玉一掌击倒。<br>「够了,古族已经失败,来犯的人都制服了,准备婚礼吧,我要用几条最强<br>灵魂绝望溃散的能量,来完成最后的突破。」<br>魂天帝的声音传来,魂玉深深的看了萧炎一眼,便叫人将他带了下去。<br>「废了他的斗气!」<br>接下来,便是魂族忙碌的一天,除了收视残破的魂界,还要装扮盛大的婚礼<br>现场。<br>一天之后,大陆第一女神萧薰儿的出嫁婚礼,如期举行了。<br>婚典开始前,魂天帝特地来到魂厉面前,叮嘱道:「我魂族可不是淫乱之地,<br>婚典按常规进行,不可公开玩弄她。」<br>之后,各路与魂族交好的势力陆陆续续的到来,送出珍贵的礼物,连连贺喜<br>魂厉。<br>魂厉搂着身着红妆的萧薰儿,接受着宾客的贺喜,不时亲上她一口,惹得众<br>人调笑小两口的甜蜜。<br>萧薰儿确实双腿不断摩擦,蜜穴一直淫水潺潺,红着脸蛋,故作端庄的给宾<br>客赔笑。<br>婚典顺利进行,萧薰儿在魂厉的搀扶下拜了魂厉的父母,以及被死死制住的<br>古元,完成了一切礼数,然后被送入了洞房,魂厉则留下来陪宾客喝酒。<br>当然,也有势力疑惑,古族与魂族势不两立,古元怎么会如此安详的坐着在<br>这里与魂族联姻呢。<br>就在外界热闹非凡的时候,萧薰儿的婚房内,却即将上演淫乱的大戏。<br>偌大的房间内,魂玉、阳天南、余炼等人已经等待许久。等到所有程序结束,<br>才等到打扮得似仙子一般的萧薰儿款款而归,随着她一起来的,还有斗气被废的<br>古元和萧炎。<br>两人被魂族侍卫驾着绑在一旁,脱了个精光。二人被设有奇异的禁止,无法<br>说话,也无法闭眼。<br>「薰奴,等你好久了,好像要了吧,别脱那身衣服,就这样爬过来,我们要<br>操仙子一般的你。」魂玉说道。<br>而萧薰儿经过长时间的调教,已经听话无比,进门时本是一脸谄媚,但瞟到<br>萧炎和古元的存在,一时间居然没有立马行动。<br>魂玉见萧薰儿有所迟疑,大声问道:「小贱货,不想被干了是不,还是在最<br>重要的男人面前不敢露出本性了」<br>「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br>「那次你发骚的时候没有观众啊,有什么不习惯的,还是你依然很在乎他们」<br>「不,我最在乎的是魂厉老公,和主人你。」<br>「哈哈,那就好好听话,不然我们都不要你了!」<br>「薰奴很听话的,别不要我!」萧薰儿立马趴在了地上。<br>萧炎和古元唔唔的挣扎着,不停摇头,他们的眼睛里似乎都冒起火花。<br>「那两个男人好像很痛苦呢。」阳天南说道。<br>余炼望了一眼,问道魂玉:「那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炎吧。」<br>「是有如何,现在还是不是废物一个,死狗一条罢了,最心爱的女人都已经<br>向我们爬过来了,身子都快被我们玩坏了,他又能做什么。」<br>阳天南想了想,说道:「好像我宗的韵奴也是他的老相好吧,还有听说九幽<br>地冥蟒族内最近得到的彩鳞是他的妻子吧,身边伴有这么极品女子还真不知是福<br>是祸呢,好像没怎么享用,就拱手送人了吧。」<br>「哈哈,宗主,魂玉兄,实不相瞒,我前段时间就是以萧炎朋友的名义,去<br>了趟太虚古龙族,便帮他给一个叫紫妍的小萝莉宠物开了苞,她还会变身呢,变<br>大了也是一个极品美人。」余炼接嘴。<br>「真是个悲哀的男人啊,本是一个奇才吧,怎么运气这么差呢。」阳天南惋<br>惜道。<br>「谁叫他和我们魂族作对呢。」<br>魂玉说话间,萧薰儿已经爬到了他脚边,长长的秀发拖在地上。萧薰儿抬起<br>头,含情脉脉的望着魂玉:「薰奴好想要…」<br>「先和阳宗主做吧,他可是老早就像尝尝你的滋味了,好好服侍他哦。」魂<br>玉拍了拍萧薰儿的头。<br>萧薰儿转身爬向阳天南,直接用手揉搓着阳天南的胯下,喃喃道:「快来享<br>用薰奴吧。」<br>阳天南望着胯下主动服侍他,堪比花天骄姿容的古族神女,感叹道:「真是<br>世间绝色啊,唔,调教得真不错呢,听说是被淫帝像觉醒过的淫道神品吧,可真<br>是世间尤物啊,假以时日,必将超越花天骄。」<br>萧薰儿已经掏出阳天南的阳具,舌尖打着转,熟练的舔舐着手中握都握不住<br>的肉棒,脑中已经幻想着这肉棒的滋味了。<br>闻到阳具气息的萧薰儿再也没有一点点不适,忘却了古元和萧炎的存在,卖<br>力的讨好着手中能带给她满足的家伙<br>忽然,阳天南的龟头陷入到一股难言的挤压感中,低头一看,萧薰儿将脸深<br>深的共进了他的胯间,小嘴闭拢,舌头在棒身不停翻转舔舐。<br>深喉!<br>阳天南没想到这般清纯气质的萧薰儿,居然连这一招都学会了,主动施展了<br>出来。<br>从喉咙吐出肉棒,萧薰儿嘴里拉出长长的一条唾液,阳天南的阳具水淋淋的<br>了。萧薰儿立马又将脸蛋凑拢,陶醉的品尝着粗大的肉棒,鼻腔里不断的发出唔<br>唔声,眸子向上翻看,睁的大大的望着阳天南。<br>「余炼,你也一起来吧。」阳天南招唿着余炼,然后又对萧薰儿命令到:<br>「他的肉棒,也要吃。」<br>「宗主,那我就不客气了。」<br>余炼自觉的走到萧薰儿的另一边,萧薰儿美眸含情的瞟了余炼一眼,带着丝<br>质手套的小手握住了他的肉棒,套弄起来。<br>魂玉笑呵呵的走到萧炎旁边,用脚踩着萧炎的脑袋,阴测测的说道:「小子,<br>那贱货你一次都没有玩过吧,哈哈,你永远玩不到了,但是你可以看清楚,看她<br>怎样和无数的男人搞的,她是那么的快乐,但是永远不属于你了,你就跪在这里,<br>好好看吧。」<br>此时萧薰儿跪在两人中间,将两根肉棒都拉倒嘴边,忽左忽右的舔舐着两个<br>光亮的龟头。<br>「口技这么好,真是难以置信啊,有经常训练的吗」余炼隔着萧薰儿的嫁<br>衣,揉搓着萧薰儿柔软的美乳。<br>「咻咻…唔…当然了…咕咕…嗯唔…薰儿…每天都要…嗯咕…唔…和几十个<br>男人…做呢…咻咻…小穴怎么够用…」<br>「哟,那薰儿已经是身经百战了吧。」<br>余炼调笑到,然后望了一眼萧炎,笑呵呵的将手伸进了萧薰儿的衣衫,抓住<br>一只滑嫩的雪乳:「里面没穿内衣呀,就这样去拜堂,不乖哦。」<br>「唔唔…薰儿…薰儿想…咻咻…拜完堂就可以做爱了啦…咕咕…嗯唔…肉棒<br>好好吃…可是薰儿下面好痒…好想要…」<br>「呵呵,真是个淫荡的婊子,萧炎那么爱你,估计也是个犯贱的货色吧。」<br>阳天南揉着萧薰儿的脸蛋,如她所愿的掀起她的裙摆,一眼望到了里面只有<br>一双红色丝袜的赤裸下体。<br>「快给我,我是婊子,给我肉棒。」萧薰儿渴求着,自己已经忍不住用手指<br>自慰,顿时穴内水光四溅。<br>「转过去趴着。」阳天南指着萧炎所在的方向。<br>萧薰儿乖巧的照做,吧一张淫媚迷乱的脸对准了眼睛发红的萧炎:「快插进<br>来,大鸡吧,我要,快干我这个贱货吧,干给萧炎哥哥看。」<br>阳天南从萧薰儿身后再次掀起红裙,捉住她的腰肢,「噗嗤」一下,进入到<br>了萧薰儿的体内。<br>「唔啊…进来了…哦…嗯…好舒服…哦…萧炎哥哥看呐…薰儿被人操了…哦<br>…大力一点…啊…」萧薰儿肆无忌惮在大厅里淫叫,摇头摆臀。<br>「薰儿!!!」萧炎无法动弹,但是心在滴血,为什么萧薰儿会变成这样,<br>自己心中那颗清新脱俗的女子,为什么短短的时间,就堕落得无以复加了呢。拿<br>记忆中最美的身影,已经和几百个男人做过了,这一定不是真的!<br>同样,一旁的古元也几乎要气得晕死过去,自己亲生的女儿,古族的希望,<br>从小就拥有圣洁气质的女神,居然变得比妓女还下贱,心甘情愿的当别人的性奴。<br>前方,余炼一把扯开萧薰儿华丽的红色嫁衣的前襟,撕开她胸前的布料,一<br>双前后跳动的坚挺双峰就暴露在众人眼前,余炼故意不挡住萧炎和古元的视线,<br>玩弄起那一对雪白的肉球。<br>比起几个月前,萧薰儿的胸部明显更加饱满,在余炼的手上像是有生命一般<br>变换成各种形状,而起每一次揉搓舒爽感,都反映到了萧薰儿的脸上。<br>「真是个淫贱的骚货呢,新婚的时候背着丈夫,在情人和父亲面前,被两个<br>陌生男人玩弄着,自己还衣服享受的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你还能忍」魂玉蹲<br>在萧炎的身旁,笑嘻嘻的点评着。<br>萧薰儿吐着舌头,口水已经滴到了地上,阴唇被阳天南粗大的肉棒干得外翻,<br>随着抽插显露着唇内的粉嫩与水渍。<br>余炼在玩够了双乳后,也把肉棒递到了萧薰儿的面前,萧薰儿便本能的张开<br>嘴,吮吸了起来。<br>吸了一会,萧薰儿被阳天南抱起,背靠着他坐在了他身上,阳天南的肉棒一<br>直没有和萧薰儿分开,就这样变换了姿势以后继续操弄起来。<br>阳天南将萧薰儿的裙摆掀到了腰际,又将她胸前的衣襟大大扯开,直到露出<br>光滑的肩膀,就这样让萧薰儿半遮半露的香艳娇躯随着自己强有力的撞击而耸动<br>迎合。<br>「你看呐,你的萧薰儿,我说…哎呀我靠,你这个变态啊萧炎,你的梦中情<br>人被被人操着,你居然硬了!」魂玉故作惊讶的大声叫喊着,还用脚尖点了点萧<br>炎已经有了反应的肉棒。<br>「这么小的鸡巴,就是放了你,薰儿也不愿意让你操她的呢,还有脸勃起。」<br>魂玉用力将萧炎的肉棒踩在脚下。<br>萧炎怒极的盯着魂玉,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br>「啪!」<br>魂玉一巴掌甩在萧炎脸上,大喝道:「瞪什么瞪,贱男人,你还是多看看你<br>心爱的薰儿女友吧,能看看她的躶体,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你以前根本还<br>没看过吧,真是可怜。」<br>三人处,余炼不敢和阳天南比试持久,没有刻意控制,很快就被萧薰儿吮吸<br>到了射进的边缘,经验丰富的萧薰儿感受到嘴里跳动的炽热肉棒,连忙吐了出来。<br>「啊…射…唔…射在我脸上…嗯…啊…射…射给我…」<br>萧薰儿仰起俏脸,闭着眼睛,嘴巴张开,迎接着余炼精液的洗礼,任凭那腥<br>臭的液体「噗噗」的射在自己美丽洁白的脸蛋上,射完之后还满足的舔了舔嘴角,<br>将嘴边的精液吸入嘴中。<br>不知道过了多久,愤怒的有些疲倦的古元被魂玉提了起来,他怒目而视,目<br>光仇视着这个魂族的肮脏小辈。<br>「我的好叔叔,好歹我们也是亲家了,别这样看着我吧,而且,我可不是要<br>对您下毒手哦,我是要带你去尝一尝世间最美妙的滋味。」<br>被带到大厅尽头的大床边,古元更加清晰的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女儿。衣衫都<br>被推挤到细腰上的萧薰儿正一脸痴迷的骑跨在阳天南的身上,穿着残破丝袜的双<br>腿跪在阳天南腰间,她耸动着下身,用力的扭动着小蛮腰,让阳天南的肉棒插到<br>很深。<br>挺巧圆润的臀部起起落落,重重的撞击在阳天南的胯间,撞击力反震得丝袜<br>内的大腿嫩肉都在颤动。<br>阳天南就任凭萧薰儿发狂的蠕动着自己小穴,只是伸手揉捏着抖动的美乳,<br>不时拉长粉嫩的乳头。见到古元的到来,阳天南炫耀似的将萧薰儿整个饱满的乳<br>球拍打得「啪啪」作响,惹得萧薰儿一阵娇喘。<br>「你父亲来了,你不停下来见见他么,还这么不知羞耻的耸动」<br>「不…哦…我还要肉棒…啊…不管他…干我…别…别停…嗯…啊…好爽…薰<br>儿最贱了…哦…」<br>魂玉摸着萧薰儿的丝袜大腿,责备道:「看来你父亲必须得教育你了,真是<br>有了肉棒忘了爹啊,看,他老人家也勃起了,哈哈,看着自己女儿被人侮辱,居<br>然也勃起了,古族都是变态吗,古元,话说你的还真是不小啊,你女儿会喜欢的,<br>哈哈。」<br>说话间,阳天南射了,滚烫的精液冲击萧薰儿的子宫,将她烫得花枝乱颤,<br>淫语不断。然后阳天南推开萧薰儿,起身让魂玉将古元放在床上,在一旁笑着,<br>准备看场好戏。<br>魂玉拿出几颗捕影石,固定在各个方位,然后拍着萧薰儿的光屁股,说道:<br>「看你父亲,看你被操都一柱擎天了,你要是还想要的话,去可怜可怜他吧。」<br>正在喘息的萧薰儿听完,抬头看了一眼古元,古元眼中悲哀的恳求只让她迟<br>疑了几秒,最后还是爬到古元胯下,小脑袋起伏,舔舐着父亲的肉棒。<br>「被自己美丽的女儿舔鸡巴,是什么感觉啊,和她母亲一样吗对了哦,不<br>久之后,你们父女通奸的画面,就会传遍整个大陆,到时候,整个古族都会万夫<br>所指。」魂玉恶魔般的声音响起在古元耳边。<br>古元痛苦的摇着头,却被定住,无力挣扎。<br>萧薰儿舔舐一阵之后,慢慢跪坐到古元的阳具上,双指撑开阴唇,用父亲的<br>龟头摩擦着自己肿胀的阴核。<br>「哦…父亲大人的肉棒…唔…在摩擦薰儿的…哦…好兴奋…哦…父亲…要进<br>去了…」<br>「噗嗤~」随着萧薰儿缓缓放臀,湿滑的蜜穴逐渐吞没古元的肉棒,阳天南<br>的精液被挤了出来,古元慢慢感到了女儿下体的紧乍。<br>萧薰儿用蜜穴完全吞没古元肉棒的一瞬间,父女的黑色阴毛融合在一起,大<br>龟头突破子宫口,古元彻底陷入绝望。<br>「哦啊…好深…父亲的肉棒好大…又变大了…哦…薰儿…啊…父亲再插薰儿<br>…嗯…啊…父亲的…啊…鸡巴干的…我…嗯…好爽…」<br>萧薰儿浪叫着,双手撑着古元的胸口,摇着脑袋,发丝来回甩动在古元的脸<br>上,擦拭着他纵横的老泪。<br>「我干了自己的女儿…」古元脸色发白,脑海之繁复剩下这一句话。<br>「啊…哦…早知道…知道父亲的这么大…嗯…啊…薰儿…早就…让…唔…啊<br>…让操了…啊…天天被您干…让您干你女儿…哦…啊…从小就干…啊…父亲…好<br>舒服…」<br>萧薰儿的肉穴不断你的喷出淫水,乱伦似乎带给她很大的快感,湿润的阴道<br>紧紧纠缠着父亲的阳具,萧薰儿觉得自己全身每一寸都燃烧了起来。<br>她握住自己的双乳,俯下身,在古元的胸膛上摩擦,然后伸出尖尖的舌头,<br>舔舐着古元的脖子:「哦…嗯…哦…父亲…薰儿服侍爽吗…用力干死…嗯…你淫<br>荡的女儿吧…哦…」<br>古元眸子渐渐暗淡,怒火都已经熄灭。<br>萧薰儿在古元的身躯上淫荡的扭动着,丝袜长腿盘旋交缠,使父女两具身躯<br>缠绵在一起,做最为亲密的接触。<br>最终,萧薰儿吻上古元的最,吸出他的舌头,趴在古元身上耸动着,快要疯<br>掉了。<br>她喘着气,断断续续的嘶喊着:「啊…父亲大人…跟女儿一起堕落吧…嗯<br>…惩罚…唔…淫乱的女儿吧…用您的精液…啊…用您那曾经射给母亲的…嗯嗯<br>…精液…哦…把薰儿…灌满吧…」<br>古元再无动作的躯体,终是出于本能的被萧薰儿的蜜穴喜出了精液,喷射进<br>女儿的子宫,此刻,古元的眸子彻底暗淡,失去了生命的光彩。<br>「唔…好烫…哦…父亲把薰儿射高潮了…啊…泄了…哦…哦…啊…啊…」萧<br>薰儿疯狂的达到了激烈的高潮,然后软倒在古元身上,一边缓缓抽动小穴,一边<br>喃喃道:「薰儿体内…有了父亲的精液了呢…」<br>「现在都变成性爱的母兽了呢,不会是淫道神品啊,难以想象,嘿嘿,终于<br>把自己的父亲害死了。」<br>魂玉笑着,掀开萧薰儿,提起古元,走向房外。<br>剩下的余炼和阳天南则是走到萧炎身边,解开了他的禁制。<br>重获自由的萧炎急切的跑向萧薰儿,红着眼睛搂着脱力的萧薰儿,摇晃着她:<br>「薰儿,你醒醒啊,你怎么了,快醒过来。」<br>萧薰儿半睁开眼睛,露出一个微笑:「萧炎哥哥…是你啊…薰儿没做梦吧<br>…」<br>萧炎将萧薰儿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安慰道:「是我,是我,我不会再<br>让你受委屈了。」<br>正当认为萧薰儿见到自己后还是战胜了淫欲的萧炎,还未来得及高兴的时候,<br>萧薰儿下意识的抓住了萧炎的肉棒,并喊出了一句让萧炎如坠冰窟的话:「怎么<br>这么小,我不要和你做,我要我的丈夫魂厉,还有我的主人魂玉!」<br>萧炎的心瞬间碎掉了,有一股支持着他的信念彻底崩碎,他的灵魂本源都摇<br>摇欲坠。<br>这时,魂玉回来了,带着身着红袍的魂厉。<br>「母狗,快到老公这里来,别理会那个废物,不然老子再也不操你了。」魂<br>厉残忍的笑着。<br>萧薰儿闻言,立马挣扎除了萧炎的怀抱,奔向魂厉。魂厉拉过萧薰儿,扯烂<br>她的红袍,当着失神的萧炎,奸淫起萧薰儿来,而羞涩发出的却是美妙的呻吟。<br>魂厉放肆的说着:「萧炎,我在天墓其实就操过她屁眼了,我当时说会让她<br>成为奴隶的,可笑你还把她当个宝,居然没碰过她,哈哈,废物就是废物,瞧你<br>那可怜的小鸡巴,她都不愿意给你干,你看她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多么听话,哈<br>哈。这就是她的本性,一会儿,我还要让所有的宾客一起操她,把她干死为止!」<br>萧炎只觉得每一个字都深深的进入他的灵魂,压迫得他本源都要碎掉,他愤<br>恨到了极致,眼睛里都流出血。<br>透过红色的实现,萧炎不点看到了萧薰儿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围住,还看到<br>了让他最后的意念都崩碎的画面。<br>魂玉的身后,一个蛇纹大汉,牵着母狗一般爬行的彩鳞,带到魂厉身边,让<br>魂厉将彩鳞的上半身按在地板上,狠狠的从后面干了进去。<br>然后是穿着暴露的云韵,主动跪到魂玉面前,替他乳交;还有紫妍、青鳞、<br>雅妃、韩雪、唐火儿、曹颖、萧玉……一个个和他有点关系的人都被带来凌辱。<br>萧炎渐渐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最后听到的话,就是「废物,你的妻子、女友、<br>情人、红颜。姐姐、朋友,和你有关的,全部都变成性奴了哟,哈哈哈哈…」<br>萧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生命的光彩。<br>魂族演武场上,数十名角色美女或赤身裸体,或穿戴情趣衣袜,淹没在千名<br>男人的肉棒里,无时无刻不在性交,只听高台上一男子不时重复着一句话:「感<br>谢萧炎先生,为大家提供了这么多绝色佳人。」<br>同时,魂界深处的第二重世界中,魂天帝立身高台,四周无数痛苦的灵魂体<br>在挣扎,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边界。<br>而靠魂天帝最近的十道近乎实质化的灵魂,其能量最为纯净,他们没有痛苦,<br>也不挣扎,唯一的相同处就是深深的绝望。<br>魂天帝仰天良久,这才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印,开始调动起数量恐怖的灵魂<br>体。<br>十道绝望灵魂首当其冲,没入了魂天帝的身体,其他如海般的灵魂则是涌入<br>一个大阵中,化作业火,焚烧着魂天帝,使他进一步吸收这些庞大的灵能。<br>没过多久,这片小世界开始扭曲,仿佛随时会炸开。<br>而这样能破碎世界的波动,只因为,一丝丝斗帝的气息,出现了。<br>                                                    第六卷  完<br>